与父亲一起睡

父亲来城里看他了。本来,是有单独的卧室给父亲住的,但那天晚上,家里还有两个客人,他便安排父亲和自己一起睡。

你是上天送给我的哥哥

我在苜蓿地旁的坡上放驴,玩刚编好的蚂蚱笼。你跟着一个叔叔,骄傲地闪过山腰,沿苜蓿地旁的小路,轻快走来。你皮肤白皙,穿着蓝白相间的花格子衬衣,左手的坦克玩具在阳光下发光。

奔跑的父亲

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啊!金黄色的头发自然卷曲,圆圆的小脸蛋上闪烁着蓝宝石般的眼睛,这让夫妻俩深深地陶醉。他们不停地亲吻着迪妮的小脸蛋,憧憬着将迪妮培养成一名舞蹈家,让她用优美的舞姿,展现自己的美丽和快乐。

父亲,我那农民父亲

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是个严厉的人。有时岂止是严厉,简直是蛮横霸道、不讲理。一次,他在堂前打二哥,厨下的母亲心疼不过,就叫五六岁的我去“拖”(劝),说:“你阿爷(方言,即阿爸)最疼你了。”父亲打人是不允许别人“拖”的,谁“拖”就打谁,连母亲也不例外。

牵着母亲的手

  周末带着儿子回家,早巳过花甲之年的老母喜不自禁,一定要上街去买点好菜,怎么劝说也不行。母亲说:"见到你们回来,给你们烧好吃的,我很高兴呀!”我便说:“我陪你去吧。”母亲乐呵呵说:“行,你去,想吃什么妈就买啥"。

怀念我的爷爷

今年农历十月一日晚上带着女儿按照家乡“寒衣节”的习俗在西安都市的路口给爷爷奶奶烧寒衣时,我又给女儿讲了她老爷的故事,好多事情孩子不能很好的理解,只当故事来听,可是,夜里孩子看不到我眼里流下的泪水,我想爷爷了。

十字街口的父亲

星期天的上午,在普林斯顿的纳索街和华盛顿街交叉的十字街口,红灯亮着,斑马线前的便道上站满了行人。因为街的对面就是一个教堂,要到教堂去做礼拜的人很多。平日里清静的普林斯顿,一下子熙熙攘攘热闹了起来。

父亲的目光

我家在农村,高中在县城念,高考的时候父母自然不在身边。那时,我常常羡慕县城的同学,每天早读下课,能吃到父母送来的营养早餐。晚自习下课晚,父母都来学校接,鞍前马后的,幸福得很。我们这些住校生呢,每天只能吃着玻璃罐子装的酸菜,想着远方的父母,生活和学习都靠自己打理。相比之下,甚是可怜。

  Article archive

宝宝书架-大家都喜欢的带拼音翻译的故事大全-在线阅读    我要留言
Catfish(鲶鱼) CMS V 5.5.3